白银地面上的明长城本报记者 马晓东 文/图

“依山傍水旧边塞。铁马金戈古战场。至今故垒残垣上。“依山傍水旧边塞,铁马金戈古战场。至今故垒残垣上,犹有野花带血开。”这是今天流传在长城沿线的一首民谣。白银境内的靖远、景泰、平川三地,至今遗留有大量明代修筑的长城、城堡、烽火台等遗迹,在岁月的浸湮下,明长城暴展现一种沧桑之美。白银境内为什么会有如此丰富的明长城遗存?它们是何人所筑、何时所筑?因何而筑?近日,记者奔走于大河上下,穿行于三地的崇山峻岭之中,近距离感悟五百年前我们的先民在这片地面上和“胡虏”们的生死较量,体味他们筑城修堡、戍守边关的艰辛和不易,更为首要的,是想厘清白银境内明长城的走向和格局。从迭烈逊巡检司到靖虏卫:白银境内明代防务机构的建立和发展公元1368年正月,明太祖朱元璋在应天府(今江苏南京)称帝,建立明朝。同年,朱元璋以“驱逐胡虏,恢复中华”的口号命徐达、常遇春等大将北伐,八月,大将军徐达攻占元大都(今北京),元顺帝北逃上都(在今内蒙古锡林郭勒盟正蓝旗境内),重新过起了游牧民族的生活。至此,蒙古势力退出中原,中国再次回归由汉族建立的王朝总揽之下。明洪武元年八月,随着徐达攻占元大都,元中书省左丞相、河南王扩廓帖木儿(又名王保保)从太原退居甘肃。洪武二年(1369年),明大将军徐达攻秦州、入伏羌(今甘谷)、取宁远(今武山)、至巩昌(今陇西)、征临洮、克兰州。

      洪武三年(1370年),朱元璋复命魏国公徐达为征虏大将军,浙江行省平章李文忠为左副将军,都督冯胜为右副将军,往征元将王保保。三月徐达师至定西,进兵沈儿峪(在今定西市安定区巉口镇境内),元将王保保退居车道岘(今车道岭一带)。四月,徐达大败王保保,擒元郯王、文济王及国守正不阿章以下文武僚属一千八百余人,将校士八万四千五百余人;获马一万五千二百八十余匹,骆驼、骡、驴杂畜无数。王保保仅与其妻、子数人从今会宁、靖远方向向北逃遁,跨过黄河后由宁夏奔和林(今蒙古国鄂尔浑河力争东岸哈尔和林)。至此,今白银境大部归于大明版图。就在徐达打败王保保的那一年,51岁的元顺帝走到了生命的终点,死于应昌(今内蒙古克什克腾旗达里诺尔西南)。元顺帝升天后,总揽漠北的蒙古贵族内部逐渐发生了分裂,分成了鞑靼、瓦剌和兀良哈三个部落,其中鞑靼实力最强。三个部落不仅内部争战,而且时常侵扰明朝边境。原因明王朝是在推翻蒙元帝国后建立起来的,这就决定了相互之间长远处于敌对状态。蒙古贵族照样企图重新入主中原,不断布局力量反攻,“元人北归,屡谋兴复”。为防止北元卷土重来,明朝在北部边境地区修筑了庞大的军事防御工程,这就是长城,亦称边墙。长城东起鸭绿江、西到嘉峪关,从东向西经辽宁、河北、天津、北京、山西、内蒙古、陕西、宁夏、甘肃、青海十个省(自治区、直辖市)的一百五十多个县域,总长度8800余公里。峻垣深壕,筑垒建隘,历时200余年,役夫不计其数,终使长城防御体系日趋完善。伴随明长城的修建,明朝在长城沿线分段设立了九个防守区,史称“九边重镇”。据《明史·兵法》记载:“初设辽东、宣府、大同、延绥四镇,继设宁夏、甘肃、蓟州三镇。而太原总兵治偏头,三边治府驻固原,亦称二镇”,共九边。沿九边有星罗棋布的卫所、关隘和城堡,处处设兵,屯田防守。明中叶以后,为了增强首都和帝陵(十三陵)的防务,又增设了昌镇和真保镇,统称“九边十一镇”。洪武三年(1370年),明朝在白银境内设置了第一个防务机构——迭烈逊巡检司。这一年,大将徐达刚刚在沈儿峪打败王保保,甘肃的河西地区还别国收复,大量的粮草物资需要渡过黄河运往前线,迭烈逊这座丝路古渡再次凸现其首要性。迭烈逊位于今平川区水泉镇的黄湾,汉代是著名的鹯阴渡口,北宋时期,北宋与西夏在此睁开过激烈交锋,在西夏据有期间,筑有迭烈逊城堡,驻重兵守渡口。明初,因其地“密迩雪山、黄河,国朝于此分布屯军”,朝廷重新整修迭烈逊城堡,在此设置巡检司,驻军防守。在渡口架了索桥,又添置八艘渡船,“每船十一人持之”,增强并保证了通往河西的运输能力。

      其后,被徐达大军追过迭烈逊渡口的元代遗将贺宗哲部仍时时伺机反攻内地,数次在此与明军交战。很长一段时期,蒙古鞑靼部经常经迭烈逊入寇黄河以东地区,“自迭烈逊乘结冰渡河,由旱平川、白崖子、打喇赤入犯安、会地方。”河东百姓屡遭荼毒。其时,此一线黄河军事防务相当单薄,“止迭烈逊一巡司耳。”迭烈逊巡检司设立65年的那一年,是宣德十年(1435年),鞑靼部阿台汗又踏冰渡河入寇,因战事屡屡吃紧,谍报苟求,巡检苏镛深感迭烈逊巡检司承担不了如此重任,即申报陕西都御史陈镒、都督郑铭,“请设兵卫,填实边隅,以便拒守”。陈、郑上奏后获得朝廷制订,于“正统二年(1437年),以古会州地(今靖远县城)置靖虏卫,属陕西都司。”
靖远新闻,讲述家乡的故事。有观点、有态度,接地气的实时新闻,传播靖远县正能量。

      看家乡事,品故乡情。家的声音,天涯咫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