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豚湾》腥红海面血犹未冷日本时隔30年重启商业捕鲸 舌尖上的杀戮你怎忍下箸 ? 日本二战后罕见“退群”,宣布退出国际捕鲸委员会,引发国际社会广泛批评

未来情况也许会更糟——12月26日,日本政府宣布退出国际捕鲸委员会,计划明年7月重新最先商业捕鲸。未来情况也许会更糟——12月26日,日本政府宣布退出国际捕鲸委员会,计划明年7月重新最先商业捕鲸。捕鲸地点将限定在日本领海和排他性经济海域,不会到南极海域和南半球捕鲸。

  这将是日本时隔30年重新最先商业捕鲸。自二战断绝以来,日本几乎异国退出国际布局的先例,此次“退群”重启商业捕鲸的举动,引发国际社会的广泛批评……遭广泛批评“让心存良知之人哀叹”国际捕鲸委员会于1946年12月成立,1986年通过《全球阻止捕鲸公约》,严格阻止商业捕鲸。日本于1988年住手商业捕鲸。此后,日本曾以部分鲸类种群数量回升为由,反复提议重启商业捕鲸,但因遭到许多国家阻拦持之以恒未果。

  在今年9月的国际捕鲸委员会大会上,日本再次提议重启部分商业捕鲸活动,但提案仍遭大会否决。分析人士认为,因为国际捕鲸委员会批准重启商业捕鲸的希望渺茫,故日本决定退出该布局以摆脱其制约。澳大利亚外长佩恩和环境部长普赖斯26日发表联合声明,表示对日本的决定“极为失望”,敦促其尽快回归国际捕鲸委员会。声明还说,澳方将坚持一贯立场,继续阻拦各种形式的商业捕鲸及所谓“科研捕鲸”。

  绿色和平布局以日本分支机构负责人萨姆·安斯利的名义发表声明,批评日本政府的决定“偏离了国际社会的统一步调”。声明说,日本曾在近海及公海过度捕鲸,导致很多种类的鲸鱼急剧减少。“现在日本不应进行商业捕鲸,而应努力推动保护海洋生态环境的行动。”日本国内也不乏质疑声。日本动物保护团体ikan发表声明说,日本一意孤行重启商业捕鲸,只会招致国际社会的批评,让心存良知之人哀叹。

  日本立宪民主党党首枝野幸男指出,这一事件或将给日本贴上“不合意就肆无忌惮退出国际合作”的标签,令日本在国际社会中陷入孤立。肆无忌惮“退群”或给日本带来负面影响同时,肆无忌惮“退群”的行为或将给日本带来负面影响。日本成蹊大学名誉教授加藤节表示,自己的主张不被接受就退出国际布局,这样的做法是最糟糕的选择,容易让人联想起美国政府的“美国优先”主张。

  这恐将令外界丧失对日本外交的信任,令日本的国家利益受损。有日媒指出,从明年起日本将主持二十国集团峰会、东京奥运会等一系列庞大外事活动,在这个时间点宣布“退群”可能会对这些活动造成负面影响。同时,被日本视作“准同盟国”的澳大利亚和英国都是阻拦捕鲸的国家,日本“退群”之举有可能影响与这些国家的关系。共同社报道称,即使将商业捕鲸范围限定在日本的领海和排他性经济海域,日本也将面临国际社会压力,甚至引发新一轮国际诉讼。

  重启商业捕鲸能给日本带来多大利益?日本农林水产大臣吉川贵盛表示,食用鲸肉是日本的传统饮食文化,希望重启商业捕鲸能带动地方经济复苏。但不少日媒和专家认为,尽管二战后鲸肉曾是日本的首要食品来源,但目前日本市场对于鲸肉的需求量已大幅下降,解禁商业捕鲸恐得不偿失。新闻纵深/日本“退群” 重启商业捕鲸 还有三重更大目的“退群”心思不愿再唯西方马首是瞻蓄谋转型为规则制定者此次日本“退群”的直截了当原因是与国际捕鲸委员会内反捕鲸国家的自行激化。

  今年9月,在巴西召开的国际捕鲸委员会大会上,日本重启商业捕鲸的提议以41票阻拦、27票支持而遭到否决。一气之下,日本就选择肆无忌惮“退群”了。

  日本《朝日新闻》发表社论批评日本政府称,自己的主张行不通就退群的做法与日本主张的国际协调主义背道而驰。在复旦大学日本研究中心研究员冯玮看来,美国接二连三“退群”的做法在世界范围内起到了负面示范作用,日本一方面有“和尚摸得,为何我摸不得”的心态,认为自己也有权参照于我有利的准则为所欲为;另一方面,日本不愿再唯西方马首是瞻,认为自己可以不理睬现有秩序,蓄谋从规则执行者向规则制定者转型。

  经济利益放开商业捕鲸将激活一整条产业链经济利益,是日本一往直前国际社会阻拦肆无忌惮“退群”的一个深层考量。外交学院国际关系研究所教授周长生认为,眼下日本经济面临困境,放开商业捕鲸激活的将是一整条产业链。日本人食用鲸肉的历史十分长久,二战后面对饥荒的威胁,日本捕鲸食鲸在20世纪五六十年代到达巅峰,日本人对鲸鱼蛋白的依赖度一度达到70%。

  除了作为食物原料,鲸鱼的脂肪和皮也都具有商业价值,衍生出了提炼、加工等有关产业。同时,日本是一个重要依赖渔业资源的国家,捕鲸还具有人与鲸鱼“夺取”渔业资源的涵义。在日本人看来,蓝鳍金枪鱼、秋刀鱼和乌贼等都是鲸鱼的食物,阻止捕鲸就会减少日本餐桌上其他种类生鱼片的供应。因此,日本人认为放开商业捕鲸会给日本渔业发展带来利好。

  在经济利益的驱动下,日本围绕捕鲸活动形成了颇具规模的产业和市场。有资料暴露,日本仅太平洋地区就有捕鲸船1000艘,工人10万,并拥有北海道函馆市和歌山县太地町等六个捕鲸基地。日本退出国际捕鲸委员会的消息传出后,太地町等地一片欢腾。太地町市长三轩一高表示,感谢日本政府“为保护日本国内渔业从业者做出了首要决断”。政治考量为了选票拉拢渔民还可“辅助”海洋扩张战略从自民党干事长二阶俊博为日本恢复商业捕鲸的“奔走”,可以窥见日本执着捕鲸背后更大的利益关联——政治选票。

  日本政府长期以来都是自民党的天下,自民党的基础在农村、在渔民。为了选票,自民党一直给农民、渔民提供各种高额补贴。日本政府每年还划拨大笔资金推广“食鲸文化”。在冯玮看来,这是在人为塑造一种所谓的日本传统,借机声张民族主义与国粹主义。在日本政府的塑造下,国际社会阻拦捕鲸被很多日本人看作是“日本受欺负、日本文化不被尊崇”的表现。

  从调查数据看,偏右翼的日本雅虎网站调查暴露,90%的日本人支持商业捕鲸。由此可见,捕鲸问题绝不是一个单纯的经济问题,而是和日本政治文化紧密有关。此外,日本“退群”还与安倍政府对外的海洋战略有关。安倍上台以来,提出以“积极和平主义”为代表的海洋扩张指导思想。近年来,日本的海洋扩张由隐性渐进发展向显性激进方向改变。在日本海洋扩张的战略路线下,日本政府对捕鲸的支持便不可等闲视之。

  日本现在借助出海捕鲸的机会,可以对海洋地质、海洋气候等水文地理方面的信息进行搜集和勘测。为了维护日本捕鲸船出海作业,日本政府还会派遣舰队护航。这在事实上扩大了日本舰船的活动范围,协助捕鲸成了日本出海支援的一项借口。在这种种算计之下,日本政府判断“退群”不会是蚀本交易,对“退群”带来的国际声誉负面影响,也就选择视而不见了。

  本组稿件据新华社、人民日报海外版新闻推荐偏债混合基金“霸屏”业绩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