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国强:要找到货币计谋财政计谋和宏观审慎计谋的最佳结合点

0 同步推进深层次的中长期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田国强表示。0 同步推进深层次的中长期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田国强表示。因此课题组提出三点建议:第一,增强计谋协调,促进财政计谋与货币计谋有用及宏观稳重计谋的配合,解决民营企业税费仔肩重和融资贵的问题。

  首先,积极的财政计谋要真实积极起来,但不能像2008年那样的大规模经济刺激,那样的财政付出规模势当持续,也非常低效,会带来大量的过剩产能和高企债务。财政付出的重心应从基础设施投资慢慢转向引导支持创新和人力资本提升,转向弥补社会计谋和民生的短板,为下一步经济增长储备强劲动能。且应注意以收入端的实质性减税代替扩大政府付出的传统手段,让企业尤其是民营中小企业及广大居民切实减轻税收仔肩,激发微观经济主体的活力,刺激投资和消费需求的可持续增长,构筑壮大的国内市场。

  与此同时,当前防风险的结构性任务,也与以前防通胀的数量性目标有所不同。货币计谋框架应随之从数量型的调控货币供给转向价格型的利率调整,实行面向中小民营企业的定向降息或周密降息,降低实体经济融资成本。第二,深化金融体制改革,促进金融部门和实体经济良性循环,打破民企融资难和地方政府债务高企关联困境。近年来,中国民企融资难、融资贵以及地方政府债务高企等诸多经济问题集合出现,表明当前经济问题的关联性日趋紧密,对其成因的探究也不应机械地拘泥于某一经济部门或环节,而应注意各问题之间的动态联动机制。

  金融运行效率下降会推高金融系统自身的融资成本,导致民营企业融资贵和实体经济产出的下降;而在中国当前的财政分权制度和以经济增长为标准的政绩考核体制下,地方政府会通过举债融资的方式添补对经济体的补贴力度。因此,需要通过深化金融体制改革,破除问题背后的制度性根源,以市场化为导向提升金融运行效率和信贷配置效率,才是解决融资难以及地方政府债务问题的治本之道。

  第三,深化财政体制改革,促进中央政府与地方政府激励相容,营造为促进民营经济发展而竞争的良性局面。财政是国家治理的基础。分税制改革后,财权上移、中央财政收入占比提升,地方财权压缩而付出责任却不断添补。面对自上而下不断累加的任务和指标,地方政府只能靠大搞土地财政和添补收费项目来填补缺口,偏离现代公共财政轨道。从而,一方面要对中央和地方的事权和付出责任做出科学合理的划分,另一方面要赋予地方一定相对独立税权。

  同时,也要进一步优化地方政府官员考核晋升体系,激励引导地方从债务驱动发展模式转向民企驱动发展模式。一个激励相容的治理体系应能旁敲侧击好中央与地方两个积极性,以使中央和地方在求解各自目标函数的过程中实现社会整体福利改进,而民营经济的发展则是中央和地方的一个共同目标,应形成为促进民营经济发展而竞争的良性局面。

  新闻推荐从头熊到尾